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做过12年记者知乎联合创始人现在真正开始创业

发布时间:2020-07-24 11:07:45 阅读: 来源:冷缠带厂家

虽然发起过 、Da Code,是知乎联合创始人之一,在创新工场也曾屡次参与很多创业项目,但如今离开创新工场,开始做游戏,应当才算张亮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创业。

在互联网,不会有曾今沧海难为水的悲戚黯然。做过12年记者的张亮,自开始创业,他的每一步,都是一次新的转身。

记者:像十项全能一样训练趣味

「记者的工作是一个很全面并且有趣的训练,由于好记者不能有明确的短板。一个优秀的记者,需要具有沟通能力、问正确问题的能力、写作能力、挑选信息与思辩的能力、社交能力,还要有直觉」。

在我们问到记者生涯对张亮来讲有哪些帮助时,张亮用这番话进行了一个总结。如果从高中作为记者开始算起,那末张亮已干了整整12年的记者,这段职业经历几近占据了他当今人生的三分之一。

在中央财经大学,张亮主修的是经济学。和大部分同学毕业后选择去会计事务所或银行不同,张亮决定不去做这些不感兴趣的事情,他希望能把记者这条路走得更远。

如戏:在作为记者的时候,哪个采访对象让你印象最深入呢?

张亮:其实印象深入的非常多。我离开这个行业已很多年了,现在基本上把这个记忆当作了一个整体的感受。事实上当时很多被采访的人还不是很成功,比如说我们 2005 年认识王兴的时候,他才刚开始做校内网,然后你看见一个人的成长,还是挺有意思的。固然我也见过巴菲特、李嘉诚之类的成功的企业家,如果你心态足够开放,你其实能从每个人身上学到一点东西。

如戏:你觉得成为记者对你有甚么帮助呢?

张亮:记者是一个很好的轨道,让我接受一个完全的训练。我花了很多时间学会怎样去当一个记者,然后我需要克服很多事情,比如说,我之前沟通能力很差,但当记者强制我去和人去沟通,你去学习怎样去设计问题,突破他人,说服不愿意接受采访的人接受你的采访整体来讲,有人付你工资,让你去见有成功经验的人,让你学习,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在这个进程中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来自传统媒体人的新媒体问候

在 07 年 iPhone 第一代发布的时候,张亮就有了做 的想法。

第一代苹果手机的发布令张亮感到兴奋,用他的话来讲,就是「你没有办法想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个牛逼的东西出现」。几个月后去美国的同事黄继新也是往后知乎的创始人之一帮他带了1台回来,他从这部手机里,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精神气力。这个气力促使他产生了发起 的计划。同年 12 月, 正式上线。

如戏:我们看到你在各大网站都会在介绍上写着 发起人的头衔,所以这段经历对你来说相当重要是吗?

张亮:或许再过几年可能就没有人知道 是什么了,但对我来讲它是人生中很有趣的事情。它带来的第一个是一个传统媒体人对新媒体的一个实验,让我在新媒体上做了一些在传统媒体上没法完成的事情。第二是聚集了一批有趣的人,包括黄继新、周源、飞猪、李如一等等。

如戏:后来为何又去做了 Da Code?

张亮:当时是为了赡养 ,里面几个人,飞猪、继新、王俊煜和我就用业余时间来做 Da Code,想赡养 。那是我们作为文人第一次转型并且赚了一些钱,在一个夏天卖了几千件衣服。有趣的是当时我们有一个竞争对手,产品名字忘记叫甚么了,他们的核心成员是戴雨森,后来跟陈欧做了聚美,他另一个合伙人杨远骋后来去做了街旁。我觉得挺有意思,想起来当时有一个时刻,有两个很小的团队在努力地竞争。三个月过后大家各奔东西,但这里面可能出了6家创业公司。

创造者:可能性的发现与变现

Da Code 的盈利是张亮第一次明确了自己的一个变现能力。但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个对商业特别感兴趣的人。相比之下,他对有些事情是怎样运转的,和人性是怎样的更加关注。

在经历过 和 Da Code 以后,张亮开始想融一些钱来做这个,但是并没有说服他人认为一个记者可以创业成功。创新工场成立时,和张亮有多年交道的李开复第一个通知了他进行了专访。李开复曾评价张亮:「这么好一个投资人,做记者惋惜了」,最后,张亮顺理成章地进入了创新工场。

如戏:你自己在投资的时候最关注哪一个 point?

张亮:我觉得最重要的毫无疑问就是人。人是让这件事情产生的,有太多的创业公司一开始的方向是错的,有太多的创业公司遇到的挑战比其他公司大很多,但是由于成功的创始人,优秀的创始人,他们走得更远。我觉得人是几近唯一重要的事情。

如戏:你喜欢怎样的创业者?你喜欢的 CEO 是怎样的?

张亮:这世界上有很多种创业者,有人很善于解决复杂问题,有人很善于提供服务,有人很善于赚钱,还有人是创造型的。我比较喜欢那些创造者,他们发现了一些大多数人没有看到的可能性,并将它很好地做出来。

乔布斯是这样一个创造者,Airbnb 的创始人是这样的人,Twitter 的创始人是这样的人。固然,中国这样的创作者很少。但通常情况下,创业者还是需要有过硬的基础素质,比如要有很强的责任感、生存愿望、解决问题的能力、学习能力

云服务:游戏的商品属性

虽然发起过 、Da Code,是知乎联合创始人之一,在创新工场也曾屡次参与很多创业项目,但如今离开创新,开始做游戏,应当才算张亮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创业。

其实这也并不是张亮第一次接触游戏行业,除本身比较爱好玩游戏之外,在作为投资人的时候,张亮就曾投资过一些游戏公司。

在问到关于目前自己公司的情况时,张亮不太愿意讲自己现在正在做的事情,这和他一直以来行事低调的原则有关,大部分业内人也并不是太清楚,张亮现在在做些甚么。

如戏:你怎样看待做游戏这件事情?

张亮:做游戏我觉得跟拍电影很像,第一是你得提供一个感受,而且你的感受一定要是清晰的,就是究竟你想要干什么。那你怎样在一个产品里创造一个感受,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第二是它是需要跨领域的,做不计其数决策的一件事情。有些涉及到很多东西,比如美术、动画、玩法、游戏的数值、经济系统、包括你的名字和 icon 等等。

做一个游戏跟一个导演很像,一方面你需要把心操碎了去尽量解决每个问题,另一方面毫无疑问你不可能做所有决策,而是去需要组建一个好的团队。我觉得,这是做游戏最重要的两点。

如戏:电影属于单次被消费,所以要把每件事做到极致。那游戏的商品属性呢?

张亮:游戏实际上是一个服务,它是一个云服务,你希望用户每隔一天,每隔几个小时,每隔几十分钟就回来一次。那你需要在里面有一个更强的凝聚力。这个东西从某种程度上更像是一个电视,或说比较像那种长篇电影。比如像哈利波特这类,内容上有一个东西链接它。你希望让用户有目标感, 让用户任何时候想到一个产品,都愿意回来。

如戏:你怎样看互联网对电影产业的影响?

张亮:电影产业肯定会被互联网更大地改变。除卖票,除宣扬,除视频网站,未来还会有很多环节被改变。虽然互联网思惟已被说烂了,但其实它对电影产业的渗透应当还不够。

所谓互联网思惟,我觉得核心是距离的缩短,即制作者和消费者中间环节的消失,由于中间环节消失了,制作者和消费者的关系也改变了,大家可以更直接的互动,无论是对话还是交易。而且这类影响不是单向的,极可能是消费者对制作者的影响。比如现在很多年轻人看完电影之后脑补里面男性角色的「腐向」剧情,这也开始影响很多作品从创作到营销的方法。

之前做一部电影是靠眼光和直觉的,中间经历很多步骤,对外界是在黑箱中的,然后消费者被动地接受几年前立项的一部作品,固然也有可能是创作者几年后发现自己最初的想法和履行错了。但在互联网时期,由于数据更丰富了,由于信息回路变短了,做电影是否是也能像做一款互联网产品一样终究被「运营」成功呢?

比如你一开始选了一个小众题材,你是否是能先把这个小众题材的用户群先都找到,让他们板块化、群组化,构成最初的受众群和反馈基础,如果他们都不喜欢你的作品,那都不用做了,但如果他们一开始就很兴奋,你基于这个核心能不能去谋求更大的受众群?就像 Facebook 一开始就是美国几所学校的学生在用,但今天已覆盖到全球,它也有一个延续放大自己受众的进程,电影有没有可能有一样的运营方法?其实之前有个电视台不红的电视剧叫《红色》,在弹幕网站上火了,就有点这个意思,只不过《红色》是无意插柳,未来肯定有更成功的案例。

impact:好产品与整个世界互补

虽然人人都在谈论如今的互联网泡沫,但是张亮其实不认为如今的泡沫和 2000 年时有太多相同之处。10几年前的互联网是一个非常初期的互联网,绝大多数公司还缺少商业模式。但是过去这些年互联网已发展极为坚实,并且毫无疑问会改变这个世界上几近所有的行业。

这类改变实实在在地开始融入我们的生活当中,基本上是在以我们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发展着。一个互联网产品的出现,要末让世界变得更有效率,比如 Uber,让打车变得更加方便快捷。要末是在我们现有世界的基础上创建一个更有趣的新世界,也就是所谓的文化产业,比如各大网络社区。

如戏:在你眼中,什么样的互联网产品才算成功呢?

张亮:一个产品每个人有不同的角度,有的人通过市值,有的人通过收入,有的人通过用户量,对我来说是影响力,就是 impact,或说冲击力。这个产品到底对世界造成了甚么不同,就是开复常常说的,这个世界有你和没你,会不会是两个世界。那如果有你和没你是一样的,就说明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 impact,那如果没有你和你的产品存在,这个世界截然不同了,那我觉得 impact 就很大。毫无疑问你能感受到乔布斯是有巨大impact的,迪士尼毫无疑问是有 impact 的,Google 是有很大 impact 的。

任何一个产品,从我角度来说,赚钱的产品有很多,但最好的产品是能够让大家受益,影响大家的生活,改变大家思惟方式的。在一个 70 亿人口的世界里,略微做一点有价值的事情就能赚到钱,然后你可能需要一定运气就做到比较大的一个产品。但是可能你需要一个很高的目标你又很努力的工作,然后你们确切做对了,你们才能对世界产生一种正向的 impact。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最好的事情。

北京每一年有无数的创业公司兴起,又有无数的创业公司倒下。年轻的团队怀揣着梦想向前冲刺,或一飞冲天,或头破血流。倒下的人,一部分就这么躺下了,一部分又会站起来。

这或许是一个好时期,也许也是一个坏时期,但不管时期如何,最重要的,仍然是身处于时期里面的人。经济低潮也好,经济高潮也好,任何一个时期都会有好的公司出现。面对泡沫也好,萧条也好,归根结柢,还是一个创业人到底想不想创业,能不能创业。

癫痫早期症状

治癫痫偏方

贵阳专业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