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评论通信业新七国八制的畅想

发布时间:2020-06-30 19:05:06 阅读: 来源:冷缠带厂家

笔者以前是在铁路上混的,近来托朋友关系转到通信行业,以求新的发展。虽然说隔行如隔山,但是我还是有信心的,铁路属于交通,运输是人和物的,通信也是运输,只不过是运送信号和信息而已,没什么大的不同,都是“通”字辈的,属于服务行业。

本文引用地址:可是混了几天后发现,通信还是挺复杂的,铁路只有铁道部一家,而通信业有移动、电信、网通、联通和铁通等多家参与竞争,很热闹;通信产业链也复杂(说实在的,以前没听说过产业链这么“拽”的词),有终端供应商、系统设备供应商、芯片供应商、运营商和最终消费者。技术也复杂,至今整不太明白,什么SDH、DWDM,什么波分啊,还有小灵通啊。我分到无线部门,所以要知道一些无线技术的名称:GSM、PCS、CDMA、SCDMA、Wimax、TD-SCDMA、CDMA2000和WCDMA等,这么多技术,太复杂了,一时半会的弄不太明白,还是先记住技术名字吧,这样领导问得时候就用这些词排列组合的去对付,领导也不一定很懂啊。

困惑和迷茫的我正在四处扑腾学习和补课,力争尽快变成通信内行,省得老是“露怯”,被人家看出“小”来。这时候我的师傅很热心,扔给我一本红皮书,说:“与其乱抓乱看,不如学习一下这本红宝书!”,拿起来一看是《华为真相》。最早听说过前邮电部长吴先生喊出过一句口号“巨大中华”。当时我很纳闷,中华本来就很巨大的,这句话有什么意义吗?后来听朋友解释才知道,“中华”是指中国两家公司,一个叫中兴,一个叫华为,名字都不错啊,中国兴盛,华夏有为啊。本书既然叫“华为真相”,一定有好多内幕的揭露,好奇啊,学习一下。我看书有个毛病,不喜欢从头到尾挨着章节看,喜欢乱翻,翻在哪里就看哪里。随手一翻,翻到第九章:“七国八制”乱中华。我喜欢历史,这个我明白啊,战国时候有齐、楚、燕、韩、赵、魏、秦,七国并存,群雄逐鹿。据说七个国家制度各不相同,所以号称是“七国八制”,就是这“七国八制”的确把中华大地搞得乱哄哄的。后来,秦国元首秦始皇先生确实看不惯了,就率领大军一口气灭掉其他六个国家,就是历史说的“秦始皇统一中国”。国家统一,制度当然也要统一了,于是就开始推动统一度量衡,要求“书同文,车同轨”,统一了文字,可惜当时怎么没有统一普通话。车同轨,这点在我们铁路上最明显,中国火车可在国内开到任何有铁轨的地方,就是得益于车同轨。谁不这样搞就不得人心,最典型的是山西的小阎,锡山先生,自己搞窄轨铁路,被无数人作为反面教材来批判。“七国八制”乱是乱了点,但是对后人还是有所启发,比方说改革开放的邓总设计师就是受到了启发,在处理港澳问题上,就是在“七国八制”基础上,很高明地做一下小学一年级的减法,就成功推出了“一国两制”这个伟大发明。

看完题目,浮想联翩一下之后再看正文:“20世纪80年代,全国上下,从农话到国家骨干电话网用的全是国外进口的设备,行业内流传着“七国八制”的说法,就是说,当时的中国通讯市场上总共有8种制式的机型(其中日本的NEC和富士通分别占据了两种制式),分别来自7个国家:日本的NEC和富士通、美国的朗讯、瑞典的爱立信、德国的西门子、比利时的BTM公司和法国的阿尔卡特。多制式造成了互联互通的复杂性和通话质量低下,……”,噢,原来是说得通信行业事情,说当时交换机制式太乱,供应商太多,导致当时通信一片混乱,电话初装费昂贵,这就如同中国铁路同时采用了七八种标准的铁轨,火车跑起来肯定不爽。后来由于是华为、巨龙、中兴、长虹通信等国内企业起来了,一起打跑了“八国联军”,结束了混乱局面。

随着时间推移,对通信行业也算有了一个大概了解。同时,因为在无线部门混,明显无线通信领域新的“七国八制”轮廓似乎又要出现中国了(因为我比较外行,看法比较幼稚,希望大家不要笑话)。

国内原有的无线通信标准就很丰富,中国移动有GSM网络,中国联通有CDMA和GSM网络,中国电信和网通有CDMA450、SCDMA和PCS三种网络。听师傅说,最近国家可能发展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3G),预计2008年年底牌照就会明朗。3G后原来的国际标准有三种WCDMA、CDMA2000和TD-SCDMA,后来美国觉得一个CDMA2000不够玩,又硬塞进一个标准—个Wimax,这样3G实际上有四个标准了。按照师傅和几个号称资深专家的人称:中国原来三个3G标准都会用的,因为:TD-SCDMA是中国的“亲儿子”,而WCDMA、CDMA2000和Wimax虽然不是中国“亲儿子”,可是政府平衡欧美利益。我好奇问:平衡欧美利益是什么意思? 专家们异口同声说:那是政府的事情,和我们没关系。很佩服师傅和几个专家,虽然也可能不明白如何平衡欧美利益,但是却能站在国家高度考虑问题,本来该是国家领导人应该考虑问题,他们都已经替领导人考虑清楚了,高,实在是高!

佩服之余,我还是感到一片迷茫。我是搞铁路出身的,在通信领域里,也依稀看到了有七八种不同制式专用“铁轨”,横七竖八铺设在中华大地上,每一种“铁轨”上跑的自己专用的“列车”。用我们搞铁路的观点,铁路铁轨尽可能统一标准,这样可以节省大量投资,即使广深准高速和京津高速铁路,也只是规格提高了,与普通铁路的宽度等多方面指标是一致的,这样就保证铁路的互通性,阎锡山的窄铁路不是也被扒掉了,换成标准宽度铁轨了吗?

最近和师傅学一个梅特卡夫定律,说通信网络的价值与网络规模的平方成正比关系,也就是说网络规模差一倍,网络价值就差四倍。如果考虑中国上三种3G技术,技术制式网络有就有七八种,我想每种网络规模平方之后相加,一定会远远小于把这些网络加在一起,然后再平方。考虑网络的历史原因和技术差异性,采用一种技术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在采用性能相近的新技术时候,尽可能减少技术种类,同时在管制上尽可能支持号码携带,相互支持漫游,比方说在人口稀少偏远地方,几家运营商分区域由其中一家建设网络,为其他运营商用户提供漫游。这样不单可以提高网络价值,同时,建设成本也会大大降低。

如果即将上马的中国3G采用三种技术,消费者一旦选定一家运营商的服务,那也就基本被锁定了。如果觉得服务不满意,想转到其它运营商,门槛很高,至少要换掉终端。有人说,可以采用多模终端,运营商也有存话费送手机。但是别忘了,羊毛总是要出在羊身上的,所有的成本和开支都必然有消费者来承担的。所以说采用三种3G技术制式的本质,就等于建设三个壁垒很高的水池,一旦水进入其中的一个池子,再想流入到另外一个池子,就很难了。

最近,中央一直强调:科学发展观,建设和谐社会,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成果应该由广大人民共享。新的“七国八制”通信服务局面显然不太科学、也不太合谐,更不利于广大人民分享电信发展带来实惠和优质服务,运营商“店大欺客”局面仍然难以改变;采用三种甚至四种制式3G标准,欧美利益是平衡了,可是谁来平衡中国和中国老百姓的利益呢?

聊城定做劳保工服

淄博防静电工服制做

哈尔滨定制防静电工作服

北京工作服制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