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移民生活的纠结样本

发布时间:2020-07-13 10:12:35 阅读: 来源:冷缠带厂家

进入2012年,海外移民热情依旧不减,但近几年却也不乏听到另一种声音,许多移民富豪感叹绿卡实在太贵了,高昂的税收有点劫富济贫的味道。

就美国而言,要求海外移民申报超过5万美元的海外金融资产。这意味着,在美国以外地区拥有高额金融资产的部分华人和中国移民,需要在申报的同时,缴纳较高的税金。

美国的法律规定,对于美国绿卡持有者,不论收入来自美国还是中国或是其他国家,既然已经获得了美国永久居留权,就应尽纳税人的义务,每年必须向美国国税局申报个人所得并纳税。而且美国的税法要求相当严格,一旦查出有意逃税,处罚很严厉。如果心存侥幸,认为自己部分收入或存款放在中国大陆的银行,美国国税局不可能查到,其结果有可能会很严重。从目前掌握的数据看,中国很多新富阶层的新移民对执行税法的反应比较敏感,一旦资产被清算或者曝光,再加上每年的纳税金额,家庭财富自然会缩水。拥有秘密海外资产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有很多不情愿多缴税的移民们准备放弃美国绿卡甚至是美国国籍。但美国税法也有规定,美国公民即使放弃美国国籍,美国政府也可追溯5年,要求补齐放弃美国国籍前5年拥有的海外资产隐匿不报而逃避的税收和罚金。

面对如此昂贵且苛刻的绿卡,许多移民富豪的移民生活并不像想象中过的那样惬意,反而平添了几分纠结。

一百多万美金换来的身份Jerry在郑州老家已经待了半年了,尽管他不想回美国,但作为拥有美国绿卡的中国富豪,他必须按照美国法律,每年在美国居住至少半年时间。我现在就是个候鸟,每年在中国和美国飞来飞去。

Jerry是一个典型的富二代,祖籍东北,全家在河南从事矿产生意,虽然企业没有上市,但是资产相当可观,属于隐形富豪。他大学毕业后就参与家族企业管理,目前是该企业的执行总裁。

2003年秋天,Jerry第一次出差到纽约,就有一种久违的故乡感觉,仿佛身处中欧的小镇一般惬意舒畅。于是,他开始走上投资移民的漫漫之路。

2008年金融危机后,亟待经济复苏的美国,更加积极推行投资移民政策,吸引各国富豪入籍。其中一项内容就是首次推出了建立在投资基础上的移民绿卡EB5项目,规定在一些特定的农村地区或失业率高的地区投资50万美金给存在投资风险的经济或建设项目,就可以移民。

对于Jerry来说,他当然不差50万美金,而且纽约是他最喜欢的城市之一,因此他找了北京一家非常专业的移民机构,直接拿出110万美金参与投资美国纽约布鲁克林海军工业园的一个投资项目。

当时我考虑过很多办法,包括买房移民,但是经过比较发现,很多中介推出的投资房地产移民风险很大,因为美国移民法案规定,投资人的钱必须投到经济实体(多为有限公司或有限合伙事业形式),不允许通过直接购买金融产品或不动产办理移民。Jerry分析说。

而Jerry最终选择的纽约市布鲁克林海军船坞开发项目,是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一手打造的为全市增加就业机会的一个重要举措,专门吸引富豪移民参与兴建纽约的市政建设,一期的总投资金额就达到1.18亿美金,号称将创造1200个就业机会。

终于,在2010年初,等候了两年之久的Jerry拿到了绿卡,投资移民到了纽约。

当个纽约客不容易八年前当飞机降落在纽约JKF机场的时候,我便下定决心要变成一个New Yorker,但当我以美国绿卡持有者的身份出现在纽约街头的时候,还是有些茫然。Jerry这样形容他初来乍到的感觉。

首先,他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住。

Jerry坦率承认自己在经济上的压力很小,但是买房子还是给他结结实实上了一堂美国居,大不易的课。这里的房价并不是国内宣传的那种在北京二环买得起房子就可以在纽约买个别墅的白菜价。Jerry感慨地说,来到纽约的人们都急于进入角色,却高估了它的容纳力,尤其真正开始生活的时候。

在买房的时候和中介、律师频繁打交道也让Jerry明白金钱不是万能的。来到一个新的国家,放弃的是自己已经适应的近30年的生活习惯与语境,必须放下身段去学习当地的文化和法律,重新适应美国社会体制,这一点,与你富有与否没有任何关系。Jerry说。金钱和关系在这里能起的作用,显然远远小于中国。

虽然Jerry在中国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但是从笔试到路考到拿到正式的驾照,经历了半年。在国外,坐出租车很不方便,直到有了驾照,我才能开车去看房子,去考察市场,最后买了一个价值80万美金的公寓暂时安定下来。

他彻彻底底想把自己变成一个纽约人,比如他穿brooksbrotrier(布克兄弟)的衬衣,选择工作餐的时候绝对要求Starbucks(星巴克咖啡)和Pizza(比萨),甚至还有固定的造型师给他去Party的建议但是他开玩笑地告诉记者:总结一年半的纽约生活,一句话:哥出的不是国,是寂寞。

因为在家乡,作为一个成功人士,Jerry有自己非常稳定的社交圈,而且还是明星人物,来到美国之后,他虽然依旧开豪车穿名牌,也参加了一些时尚Party,但是他很难交到像在中国一样的朋友,更多只是工作上的交流和沟通,他再也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在这里每一个家庭都是一个城堡,不打探个人秘密是西方人的传统,所以对初来乍到的东方人来说,这是一个让人感觉孤独又热闹的城市,真不如中国舒服自在!Jerry感慨万千。目前,Jerry的绝大部分收入来自国内的生意,美国的投资仅占十分之一,但他不得不支付昂贵的个人所得税。

职业装订做配饰

偃师工服定做

罗作定做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