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揭足坛黑规则官员裁判球员球队共编赌假关系网

发布时间:2021-01-05 12:02:20 阅读: 来源:冷缠带厂家

揭足坛黑规则:官员裁判球员球队共编赌假关系网

随着在辽宁省丹东中院和铁岭中院进行的足坛反赌扫黑一审结束后,原来深藏在中国足坛里的一张赌球黑哨关系网逐步被暴露在阳光下。在这张关系网里,足协官员、裁判、俱乐部、球员各是其中的一部分力量,在这里,“人脉”取代了实力,金钱打倒了公平,让本来就步履维艰的中国足球难以看到未来的方向。

【官员】

接受俱乐部贿赂,指使裁判左右赛事

足协高官替俱乐部“平事”

分别领刑10年6个月和12年,中国足协前副主席杨一民和裁判委员会前主任张建强都当庭表示不再上诉,而125.4万元和273万元的贿金,正是这些中国足坛的前高官们从俱乐部手里接过来的买球钱,代价则是替俱乐部获得本不该属于他们的好处。

杨一民曾在1997年至2009年期间,先后40余次收受贿赂。足协此前强制推行12分钟跑、YOYO体能测试,江苏舜天俱乐部曾找杨一民希望关照。几个月后,杨一民到江苏赛区做某场比赛裁判监督,时任舜天总经理潘强塞给杨一民1万美元,“体测之前他们有打招呼,我就和负责体测的人员交代了一下,在不违反大规则的情况下给关照一点,三四个月之后我去江苏当比赛监督,他们晚上来看我,放下了一万美元,就跑了。”

而官员指使裁判的例子在张建强身上体现明显。2003年11月,末代甲A联赛,上海申花对上海国际比赛前,上海申花为赢得比赛,通过郭峰找到与担任此场比赛主裁陆俊关系较好的被告人张建强,求张建强与陆俊进行疏通,希望陆俊在执法比赛过程中,对上海申花SVA足球队给予关照,并承诺给予好处,最后张建强与陆俊各得35万。

【裁判】

接受官方指使,收受俱乐部贿赂

黄俊杰:只对得起官员

中国足球圈中,裁判最经常的受贿方式就是收受俱乐部钱财,替俱乐部吹出他们想要的结果。有些时候,如陆俊、黄俊杰也接受足协官员的指使,去吹一些官哨。

“我觉得就是人的贪婪让我走到这一步,给点钱,也没觉得违法。”这是陆俊从金哨变成黑哨后给出的解释。2003年上海申花4比1击败上海国际的比赛,陆俊出任主裁判,在时任裁判委员会主任张建强的授意下,在比赛中给予申花队的判罚尺度较为宽松,而给国际队的犯规则相对严厉。国际队沈晗在第60分钟因背后铲人被陆俊红牌罚下,但申花队员做类似的动作只有一般的警告或黄牌。

黄俊杰同样是利用自己的裁判身份,先后20余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48万元、港币10万元。2009年广州医药对阵青岛中能的比赛,黄俊杰承认自己在足协领导的授意下对青岛队给予了判罚上的照顾,但同时他也表明自己那场比赛并未收受贿赂,只是碍于领导的面子才这样做。据央视报道,指使黄俊杰吹罚黑哨的,是时任足协裁判委员会主任李冬生。黄俊杰被捕后曾表示,“我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父母,我唯一对得起的就是中国足协这帮官员,我对得起他们!”

【俱乐部】

指使本方球员故意输球,买通裁判、官员作假

王珀,足坛假球专业户

青岛海利丰俱乐部前董事长杜允琪可谓是本次反赌扫黑涉案俱乐部老板中的典型。2007年9月,杜允琪利用当俱乐部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与成都谢菲联老总许宏涛等人串通,收受成都谢菲联50万元,指使本队球员在中甲比赛中故意输球。

2008年10月28日,杜允琪再次作假,为使本队在中甲联赛中保级,指使杜斌贿买对方球员操纵比赛。杜斌通过本队球员梁明与无锡中邦足球俱乐部队员高峰、李丹达成故意输球的通谋。之后青岛海利丰队赢得比赛保级成功,10月31日,高峰、李丹和杜斌、梁明收到青岛海利丰足球俱乐部的130万元。

此外,曾先后担任过五家足球俱乐部总经理的王珀更是成为足球圈内的“假球专业户”。2006年2月,时任西藏惠通陆华足球俱乐部总经理的王珀利用职务便利,与王鑫合谋操纵比赛,以使王鑫赌球获利。王珀收受王鑫90万元后,因赌博网站未开盘而未果。

仅半年之后,他又指使球队助理教练丁哲与广州医药足球俱乐部联系,在中甲联赛第17轮比赛中故意输给广药俱乐部。丁哲和王珀获得不少贿金。

【球员】

串联各队球员,为俱乐部当掮客

一场假球倒了4次手

2006年,广州医药为了从中甲升级到中超,托关系让浙江绿城放水,这期间居然动用了4层关系,在不断转手中,价码从80万元涨到150万元。

2006年9月9日,中甲联赛第19轮,广州医药主场迎战浙江绿城。当时的两队都有冲超机会,谁赢谁掌握冲超的主动权。由于浙江绿城也要冲超,直接买通对手输球几乎没办法。为此,广州医药队想了一个“曲线救国”的办法。

广州医药队官员首先想起关系较熟的时任足协工作人员范广鸣。范广鸣为此联系到了青岛中能前青年队教练冷波,冷波又联系了在足球圈人脉较广的山东鲁能前队长邢锐。最终,邢锐联系到了浙江绿城球员沈刘曦,沈刘曦通过与同队球员在场上做球,让广州医药达到了目的。在这里,从广州医药到范广鸣,从范广鸣到冷波,从冷波到邢锐,再从邢锐到沈刘曦,一场假球居然倒了4次手。

而在不断倒手中,买球的贿金也层层加码。在这条利益链里,沈刘曦出卖球队,从邢锐手里拿到80万元的好处。而邢锐则向中间人冷波要价100万元。最终,广州医药为这场球拿出了150万元,其中50万元被足协前工作人员范广鸣和冷波平分。(新京报)

抚顺产品设计

外观设计公司

石河子产品设计

北京结构设计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