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探析明洪武朱漆戗金器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10:14 阅读: 来源:冷缠带厂家

洪武戗金上承元代,下启永乐

洪武朝以后戗金漆器生产继续发展。明初,洪武、永乐、宣德三个皇帝都酷爱漆器,他们在朝六七十年间,是明代漆器生产的发展期,包括雕漆与戗金。雕漆与戗金除了分属不同漆器门类外,在制作流程上,戗金显然比雕漆要省时、省工、省料,所以当时许多大型物件上的装饰不用雕漆。就帝、后所用辂车而言,其装饰大多是在木雕作业或沥粉(用灰堆起)上敷金,如辂车的柱子多用描金、贴金,柱首一般用雕木贴金云龙纹,门框四周安雕木沉香色描金香草纹。为了显示辂车华丽辉煌,则在红髹柱子及屏风上采用戗金装,这也是洪武时期戗金装饰功能得到发展的原因。

若论在大型物件上用戗金装饰,追溯其流派,在南宋时已盛行。《梦粱录》湖船条记载:杭州湖中大小船只不下数百舱,皆精巧创造,雕栏画栋,行如平地,其名称中有“七宝戗金”,即用戗金装饰的游船。大概元代江、浙一带仍然流行用戗金装饰船、轿。洪武朝用戗金装饰辂车、亭,也是上承宋、元之影响。其实一直到永乐、宣德朝,戗金工艺还被用作大型家具的装饰,且更为普遍。明初永乐、宣德朝对日本国馈赠礼单上有:

永乐四年正月十六日 朱红漆戗金彩妆衣架二座

永乐五年五月二十六日 朱红漆戗金竖柜一座

见《策彦入明记的研究》

宣德八年六月十一日

朱红漆妆戗金轿一座

朱红漆戗金交椅一对

朱红漆戗金交床二把

朱红漆妆戗金宝相花折叠面盆架弍座

朱红漆戗金碗二十个

橐全黑戗金椀二十箇

见《善鄰国宝记》

研究明代剔红雕漆的专家,他们已识别出永乐初一些雕漆器,可能是洪武年间的作品,所以有称:永乐元年、四年、五年馈赠日本皇室的剔红雕漆可能是洪武时期留下的实物。而戗金工艺的流程,一般无需达数年才能完成,永乐初馈赠日本的戗金漆器,当朝当时可作,而且可能也是在京师(南京)官作坊制造的。

永乐时期戗金漆器实物,笔者所见的是原为李汝宽先生家族收藏的朱漆戗金八宝纹经文挟版(一副捐赠北京故宫博物院、一副捐赠上海博物馆),这两副经文挟版,盖、底及四周纹饰图案完全相同,挟板内面用汉、藏文刻本函经文目录和卷数,一刻“华严经第三卷方广佛华严经”;另一副刻“律经戒行经第一卷律师戒行品”,经板(图9-1、图9-2)是专门为放置经文而制作的。

图9-1、2

永乐年间,明成祖曾遣宦官专程去乌思藏取藏文大藏经《甘珠尔》蓝本,并于永乐九年(1411)在南京雕刻全部《甘珠尔》共一百零八函,并换序文。永乐十一年西藏佛教萨迦派拉康方丈昆泽思巴到京,受到隆重接待,成祖赐予大藏经。想必戗金经文挟版也是在永乐十一年前制作完成。中央民族学院陈楠教授在他的著作中称“明新都在北京还未建成,为刊刻藏文佛经所特意建立机构—番经厂也应设在南京,永乐版大藏经整个刻印过程均在南京完成”。笔者还认为放置经文的戗金经文挟板也完全有可能是永乐年间官坊戗金作所造。由此可推断永乐初期(在迁都北京前)漆工作坊,包括戗金与雕漆依然在南京制作。

全套永乐戗金八宝纹经文挟板,无疑是定样制作,纹样完全一致,盖、底两面的正中都刻有“火焰宝珠”,火珠两旁的八宝纹,都是由莲蓬托起,一面为轮、幢、鱼、瓶,另一面为盖、螺、花、结,在这组主体图案的四周,则衬以缠枝花卉,其外缘戗刻一周莲瓣纹,四沿立墙为缠枝花图案。这套戗金作品图案重心为八宝吉祥,纹样安排十分精细,尤其是以莲蓬承托八宝,且将莲梗细柄延伸作为缠枝圜带,工艺更显精致。四沿立墙上缠枝花以较粗的单线划出枝干,花叶中一一划刷丝,其刻划手法依然承袭明代洪武早期戗金中所见细钩平行密线,其工艺水平没有降低。

永乐藏文版大藏经《甘珠尔》现为西藏布达拉宫及色拉寺收藏,保存数量甚多,配套的戗金八宝纹经文挟板保存较完整。除了上述经文挟板外,笔者从资料中看到,上世纪末在国际艺术市场发现一组永乐时期布满佛教纹饰缠枝莲和八宝吉祥纹的器物,包括一套经文挟板及印盒,印盒的纹样戗刻相当精细(已为美国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收藏)。

永乐朝戗金工艺的发展,面向更广泛,已大量应用在佛教图案的装饰上,且形成了一种典型纹样,工艺也趋于精细。

漆器工艺与其他工艺一样,一个时代风格的形成都有一个过程,明洪武初期戗金作业中保留了元代工艺诸多元素,但归根到底,在发展中新的元素的产生必定会呈现不同时代的特征。从洪武到永乐,戗金色调上没有改变用朱漆作底的传统风格。洪武式的戗金五爪龙纹,永乐式的八宝吉祥纹图案,用连续的莲瓣装饰器物的周缘,都成了这一时期戗金工艺的范本。

三件明墓出土的纯黑漆地戗金漆器

戗金是在朱色或黑色漆地上,用针或细刀尖划出纤细的花纹,花纹内打金胶,粘着金箔陷在划纹之内。元—明初陶宗仪《辍耕录》载:“嘉兴斜塘杨汇髹戗金戗银法,凡器用什物,先用黑漆为地,以针刻划,或山水树石,或花竹翎毛,亭台屋宇,或人物故事,一一完整。”这段记载里有两个信息,指出“用黑漆为地”说明当时民间很流行纯黑色漆地的戗金器;另一方面也说明民间戗金漆器的图案内容,多人物故事、亭台屋宇等庭园小筑,又有树石、花竹等自然景色。然而在宋、元到明、清的传世戗金漆器中,纯黑漆为地的戗金漆器实物又绝少。笔者从考古发掘中仅发现四件,宋墓出土一件,即酣睡江舟图戗金长方形黑漆盒(图10-1、10-2),明墓出土三件。

图10-1

一、黑漆戗金锦地开光人物山水盒(图11-1、图11-2),1962年无锡北乡长安桥一座明墓出土,是一件近似圆角长方形的盖盒,口部套一浅盘,盒里朱漆。盖面及四周立墙都设开光,开光外满布编结纹锦地。盖面上中间大开光中,戗刻一髯须老者,着长袍束腰,对面一穿短袍青年,两人作对答状,行走于山间,背景山坡,花草树枝。盖面大开光外两侧,有两个小开光,各刻划菊花一枝。盖墙一周分布六朵枝叶茂盛的缠枝莲花。盒体四周各有开光,正面开光中三人,中间为头戴幞头、穿长袍、束带的长者,左手平托一物,左右两童,一人背剑,一人持篮荷锄,周围山岗老树作衬,似一幅炼丹采药图。背面开光中也是三人,中间飘髯老者,衣着形象与盖面开光中老者相似,一手持盅,面向右立执壶侍童,左侧一童手捧一盘桃子,似供酒献寿图。两侧开光中各刻划一麒麟兽。

图11-1

图11-2

图11-3

这件戗金盒的开光内,无论人物衣着、山坡岗石、花草树枝,一一划刷丝,盖墙上的缠枝花叶间戗划平行密线,刻工极其精细。图中人物山水布局,小中见大,颇具空性灵净的意境。四周锦地编结纹刻划更是纤细,虽阡陌纵横却规矩有序,戗刻者优越地运用线体划纹,达到丝织品般的效果。

如何来判定这一作品的年代。先从本身戗刻工艺来分析:主体画面即开光内几幅景物,基本上继承自元代—明初的手法。从物象内容来看,恰与陶宗仪《辍耕录》记载吻合。陶宗仪生于元天历二年(1329)、卒于明永乐十五年(1417)左右,他所见识到的漆器实物,应包括明代初期的作品。由此推断这一戗金盒的制作年代距明初不会太远。另外,与另一类漆工艺品嵌螺钿漆器相比,自元—明初嵌螺钿漆器上比较流行开光锦纹地(图12-1、图12-2),锦地的花纹多种多样,亦用编结纹,同时这件戗金盒上的缠枝莲花也与在这一时期螺钿漆器所用的纹样十分相似。从这两类不同漆工艺之间表现出多方面的相似,它一定不会是偶然的巧合,而恰能说明是属于同时代的风格。

图12-1

图12-2

还有一点十分重要的依据,与戗金锦地开光人物盒同墓随葬品中有一对青花蝴蝶瓷碗,据报告编写者钱宗奎介绍:碗内外口沿均有两圈弦纹,碗壁为一组蝴蝶间折枝牡丹花纹,下部边脚饰变体莲瓣纹,从碗的装饰图案考察,具有承袭宣德的边饰风格,也有正统创新的主题样纹,这一对青花蝴蝶碗具有正统年间产品的特征。尽管戗金盒与同墓出土青花蝴蝶碗不是材质相同的器物,但对判定戗金盒的年代因素还是有价值的。与前面几项推定年代的因素结合起来,大致可以判断这一件戗金锦地开光人物山水盒的年代属于明代早期作品,可能是偏后永、宣时段。

二、黑漆戗金人物花卉盒一对(图13-1、图13-2),是1972年在江阴长泾乡一座明代墓葬中出土的。上世纪80年代初,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一对菱花形戗金盒时,立即就想到武进村前南宋墓出土的菱花形朱漆戗金人物奁,只是两者出土墓葬跨度将近300年,可谓遗风犹存。这是一对菱花盒的盖盒,木胎、麻布包口漆灰坚实,盖面庭园人物小景图,园中置书案,案上摊书籍,主人坐靠背椅,手持毛笔书写状,侍女手捧文具,分左右侍立,园中山石、篱笆,植芭蕉,花卉盛开;另一件盖面戗刻相似的景物,方桌上铺棋盘,布棋子,主人安坐桌后,手持芭蕉扇,左右两侍女,一持棋盒,一捧果盘。两盒肩部及盒身下部戗刻缠枝莲,腰间戗刻海波间涡纹图案。这一对戗金盒,模样与南宋戗金奁确有相似处,戗金手法上,物象细钩间仍有刷丝,但刻划线条不像宋时那样简练,南宋的作品好比是青春少女,气韵隽秀,明代一对戗金盒的线条则显得拘谨,而有丽人之丰满。这一对戗金盒底针刻“乙酉年工夫造”六字,款识比较特殊,几乎是戗金漆器中的个例。

图13-1

图13-2

“工夫”通常表示精工细作的意思,针划中干支“乙酉”当然是指制作年份,如何推算呢?据江阴博物馆唐汉章、翁雪花文,根据墓志及宗谱考证,墓主夏彝,生于正统丁巳十二月(1437或1438年初),卒于正德癸酉(1513)九月,共经历六个皇位,即正统、景泰、天顺、成化、弘治、正德,年76岁。并于“甲戌冬十二月十四日(1514或1515年初)启蒋宜人之兆而合葬焉”,是一座夫妻合葬墓。墓主的生卒年代对推算这一对戗金漆盒上针划“乙酉年”提供了可靠的范围。明正德癸酉前的“乙酉年”是成化元年(1465),距墓主夫妇合葬的年代近50年,再往前推算六十年是永乐三年乙酉(1405),再往前推算六十年即元代至正五年乙酉(1345)。至正乙酉距墓主卒年将近170年,从戗金漆盒的漆地色泽、光彩来看,不像一件收藏已久的旧戗金漆器。那么究竟是永乐乙酉还是成化乙酉,从盒体肩部戗刻的缠枝莲花纹图案来看,颇与上述戗金锦地开光人物山水黑漆盒上图纹相似,两者制作时代可能比较接近。另外墓中随葬品还有三件青花盖罐,其中两件青花番莲纹的纹样与成化时番莲纹也颇相似。综合诸多要素判断,这一对纯黑戗金人物花卉黑漆盒,有可能是承袭明初或更早期的风格,而是成化乙酉年制作的戗金器。

以上三件纯黑漆戗金器,可能是宣德以后,正统—成化初的作品,工艺上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功力。明初宣德朝戗金漆器生产依然在发展,而且还在制造黑漆戗金漆器,宣德朝以后戗金漆器还在继续生产,民间作坊也还有一批精良的戗金工匠,可惜他们的作品上没有刻上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刻上地点与作坊款铭。从现在收藏资料中查找,明代中期以后纯黑细钩纤皴戗金漆器实物似乎难觅了。

铜门定制

检波二极管

啤酒机械批发